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过往

*玛莎(厂长老婆)妹妹视角,第一人称。
*有瞎编。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草草乱写一气。都不知道自己写这个有什么意义。







↓ ↓ ↓





早在玛莎·贝克还姓雷明顿时我去见了她一面。我亲爱的姐姐一向扬起她高傲的头颅看人。这不禁让我想起我们还小时,亲戚们是如何夸赞雷明顿家长女的楚楚动人。

在那之后我因丈夫的去世而长时间封闭,连玛莎与里奥的婚礼都没有参与。我与丈夫结婚未到半年,而一个月前我才从医生口中得知我不能生育。

于是在丈夫死后,我第一次去找了玛莎。此时她的肚子已经日渐变大。里奥很兴奋,也很担忧。他成日在外面奔波,赚来足够的钱财为他们的孩子布置婴儿房。

玛莎听到我不能生育的消息什么都没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来不直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会给予温暖的怀抱。我趴在她怀里哭了一下午。等我回过神来已是黄昏了,玛莎问我是否要留下来,里奥也很想见见我。我只是摇了摇头。

「你们打算给孩子起什么名字?」临走前我问。玛莎仍然在微笑:「如果是女孩,就叫丽莎。」

丽莎。丽莎·贝克。亲爱的丽莎,原谅你软弱的姨妈。

几天后,我在街上捡到了那个孩子。他满脸都是灰尘,身上的衣物脏兮兮。我找到他时小男孩已经昏迷不醒。年轻时行医的经验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将孩子带回了家。

他睁开眼便惊恐地要从床上爬起来,我立刻按住了他的胳膊。男孩身形尚未抽条,看起来还是七八岁的模样。等他安静下来后,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迷茫的目光穿过我的身躯,一直远射向远方的天空。「克…克利切·皮尔森。」

「你的父母呢?」

「克利切没有父母。克利切在孤儿院长大,但是院长不喜欢克利切,把克利切赶了出来。」

我不敢把克利切一直留在我这里,毕竟他仍在孤儿院的管辖下。没过几天我就把克利切送了回去,院长夫人微笑着向我道谢,丝毫没有克利切口中那种可怕。

也许只是孩子的错觉吧。














当灾难来临,你会如何?











有人说我是个疯子。

也许我是疯了吧,所以可爱的小丽莎,她的父亲才没有让我照看她。玛莎在哪?也许她成为了上等人,成为家中的骄傲,嫁给了出身优渥的莱利。她是否还记得曾经爱过的男人?是否记得曾经疼爱的女儿?

父亲一定将我与玛莎分成了两个极端。一个精通各种才艺,是贵族妇人;另一个,另一个则住在贫民窟,靠出卖自己的身体苟活。我的信件父亲一封都没有回应过,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我几次想去看看丽莎,看看她变成了什么样。丽莎还小时简直就是玛莎小时候的翻版。她今年应该成年了吧。

昨天住在我楼下的玛莉被发现死在自家中,被那个凶手残忍地开膛破肚。真是可怜。我可以趁警察还未发现时拿走玛莉藏在床下的钱,反正这间房间本来也不是我的。

在街上揽客时我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小伙子,手里紧紧捏着一个彩球。看样子也不算很富裕,怎么会有闲心去买这种东西?

算了。不必担忧其他人,只要我能过下去就好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