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杰佣】小段子

有时雇佣兵仍会想起一座破败的庄园,颤颤巍巍的木凳,还有奢侈却染上尘埃的扶手椅。桌边抖动的烛光,空空荡荡的玻璃杯,他在铺着旧桌布的长桌旁擦拭护腕,带紧兜帽,无人的坏椅子上出现透明的人影,仿佛来自无人知晓的远方。


这时,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场荒谬的游戏,一位地面指挥官,一名青年运动员,著名的魔术师,还有哼着《四小天鹅》的伦敦男人。红光扫过教堂内的暗淡角落,几近让人窒息的雾,男人亲吻他时不符平日温柔的霸道与强硬。他们在索取,索取他人所有,索取自己所需。


在咯吱作响的床第间他无声地哭泣,祈求从未信服的上帝保佑自己的爱人。在空中闪烁的电光昭示着生的希望,一座大门打开的声音从未如此悦耳。人们站了起来,于是获得了生命,踏出令人不安的教堂。他在利爪下恍然倒地,却被轻柔地抱起来,放下了生路前。他被捏着下巴最后一次索求,看不见爱人的身影,想起了痛彻心扉的逃离。


于是雇佣兵想起来,他还活着,活在这世上,无人可索取的世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