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5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莱利立马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枪。提姆胡乱地翻找自己的枪,然后突然意识到它正背在自己身上。他匆忙把它紧紧抓在手里。


小屋那边传来一阵阵骚动。听起来克利切他们已经醒了,很快萨贝达便跑了过来。“怎么了?”他警觉地问,莱利压低声音说:“有什么进来了。”


远处,库特正打着手电筒检查那片护栏。当时他们还在的时候会给那里通上电,但现在除去它的尖刺,这只是一些无用的铁棍。


正当提姆放松了警惕时,库特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大叫。他被一团黑影抛了起来,又重重地落到地上。莱利掏出望远镜。“是鹿!”他草草丢下望远镜,提着枪冲了过去。提姆跟着他跑着,看到那团黑影头上有一对巨大的鹿角。


库特的叫声离他们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了。克利切站在护栏的缺口处,冲着漆黑的树林开了几枪。提姆擦了擦脸上的汗,冲他喊:“先上来!这里不安全!”


克利切扭头死死地盯着他,提姆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克利切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危险。提姆赶忙自己先踏上了哨塔。








他们在哨塔里呆了一夜。期间没有人说话,只有莱利不停的踱步声。终于,天边开始发亮,莱利立刻拿起了背包。“我要出发了。”他说,“如果运气好的话,在傍晚前可以到海滩附近。”


克利切冷冷的看着他,但没有说什么。莱利打开了小房间的门。他想起了什么,回头向他们说:“不想跟我走就可以回去。”然后他“嘭”地一声摔上了门,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梯。


几乎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克利切跳了起来,拳头砸在玻璃上。“该死的老混蛋!”他咆哮道。瑟维不动声色地向他的反方向挪了挪。


萨贝达也提起了包,克利切听到声音转过头狠狠地瞪着他。“找你的队长去,嗯哼?”他恶狠狠地说,又将矛头转向了提姆:“你呢?你去吗?还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回去?”


提姆感到自己的身体紧绷起来。“是这样的……克利切,海岸已经不远了。我们过来这边用了四天,但过去的话,”他用手指了指海岸,“顶多需要两天。我们可以不用管灯塔,直接出闪晃,然后回家。”


克利切不信任地挑起一边眉毛。“真的?”


提姆用力点了点头。这时瑟维清了清嗓子。“我和克利切的东西还在那底下。”他说,“有足够时间让我们去拿吗?我还想在那里补充一点弹药,或者什么的。”


克利切深出一口气,仿佛已经接受了这个方法。“那好吧。”他说,“瑟维,我要去检查一下底下的补给。”







提姆和萨贝达坐在屋外的椅子上。莱利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他看到两人,疑惑地问:“克利切和瑟维呢?我们难道又丢了两名队员?”


“应该不吧。”提姆回答,“他们去找补给了,但是还没有出来。”


这时瑟维跑了出来。“伙计们,”他不安的说,“你们需要看看这个。”


提姆跟着瑟维在狭窄的走道里左拐右拐,最终他带着他们走进一间看起来像是学术讲堂的大房间。但提姆已经没有心思关注这个了。他楞楞地看着墙壁上的东西。


这就是视频上的地方。墙上爬着花花绿绿的爬山虎,一直向地面延伸。提姆能在上面辨认出一个人的轮廓,还有她坐着的椅子。克利切蹲在那里,触碰着那具尸体的手。


“这就是她,”莱利凑近提姆耳边,“艾玛。”


克利切一言不发地蹲着,瑟维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克利切胡乱地抹了抹脸。


提姆走近了一些观察那个女人的尸体。她身材纤瘦,但能看出很健康,头上隐隐约约还有着视频草帽的形状。他控制不住地又想起了黛西。


这时克利切终于站了起来。“我们走吧。”他坚定地说。









看来拉齐尔这个姓氏并没有为他们带去幸运。傍晚时他们还没有抵达海岸,莱利只有走到最近的研究所,在这里休息一晚。


提姆感觉克利切有些怪怪的。他不像白天那么……精神失常,也没有瑟维所说的“地痞流氓”。反而,他对待每个人都是怪异的彬彬有礼。但提姆并没有在意。或许他终于意识到无法逃离这里了,他想。


空气中漂浮着微小的尘粒,瑟维绕过一个弯,突然站住不动了。莱利不耐烦地推开他,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提姆上前去,细细的观察。地上长着花草,逐渐的向上生长,长成了人的样子。有的是妇女的形状,还牵着孩子;甚至有些“人”都比提姆要高。例如他眼前的一片红色的花,聚成了一个异常高大的“人”。他听到瑟维不安地问:“你觉得这是真的人吗?”


“我看不像。”莱利回答道,“但也说不准这究竟是怎么长出来的。要继续往前看看吗?”


提姆从一个“人”身上摘下一朵花。“抱歉,伙计。”他小声说,把花凑到眼前看。


这些花的品种越来越复杂,但仍然生长在同一枝条上。


克利切突然开了口,先前他都一直沉默着:“我们可以去找找库特吗?”


莱利迅疾地转过身。“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他还活着。”他冷静地说。提姆看到克利切的眼中充满了不解,他捏紧了拳头。


“好了。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进去吧。”莱利如是说。他率先拉开旁边房屋的门,踏了进去。


提姆走了进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克利切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提姆?”


是黛西。提姆没有睁眼,他只是懒洋洋地回答:“怎么了?”


“家里没有吃的了,你要出去吃饭吗?”黛西俯下身看他。她的头发垂落在他脸上,让他觉得痒痒的。


“好啊,为什么不呢?”提姆回答,顺手把黛西揽到怀里,在她的颈处蹭了蹭。黛西被蹭的发痒,笑了起来,说:“你该刮胡子了。”



他坐起来。“走吧,我们还可以散散步。”







提姆又一次醒了。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梦还没有做完,而是克利切摇醒了他。“你这个该死的骗子!”他怒吼道。这时提姆注意到他手里拿着枪,他急忙扭动起来,试图阻止克利切。但克利切的枪托已经无情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再一次醒来时,提姆看到克利切站在他面前。他惊恐地向四周看去,瑟维、萨贝达和莱利都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布条。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也被绑住,无法动弹。


“这是谁?”克利切哑着嗓子问,他举起一个打开的挂坠。提姆突然意识到那个——正是黛西的照片。


克利切突然开口。“女朋友?情人?”他突然顿住了,“还是说……妻子?”提姆剧烈挣扎起来。看到他的反应,克利切苦笑:“看来是妻子了。”

克利切语调平静地说了起来。“艾玛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我本来要偷她的东西,却被她发现了。”他抬起头,仿佛在回忆着什么。“我以为这回我死定了,但她对我微笑,还问我:

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她可以帮助我。”


克利切充满怒火的眼睛死死盯着提姆。“然后你的妻子杀害了她,把她开膛破肚,一寸一寸折磨致死。”他手里的小刀抵着提姆的太阳穴,提姆停下了挣扎,生怕他扎下去。


克利切放过了他,转向了莱利。“听说你挑选了第四分队的队员?”莱利也不反抗,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又转向萨贝达。“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他说,“也许如果此刻被绑在椅子上的人是我,你会像那个骗子的老婆一样,”他看了看提姆,“对我开膛破肚?就像她对艾玛做的一样?”


克利切低下头。“这可真可笑……要么是被别的东西杀掉,要么是自相残杀……”


他低声笑起来,缓缓抬起头,眼里满是疯狂。“但没关系,”他声音嘶哑地说,“没关系,现在被绑在这里的是你,而不是我。”


他端详了萨贝达一会儿。“你的眼睛倒是很好看。”他说,“兴许我可以做个标本?”他撤掉萨贝达嘴里的布条,“还是说先是这张嘴?”


克利切举起了刀。


突然,房子里传开了一阵男人的哼歌声。声音由远及近,提姆慌忙向后看。墙上投出了一个瘦长的身影。


受到惊吓的不止提姆一个人。“谁!”他冲着门口大声嚷嚷,提起角落里的枪,对着门口胡乱扫射。


哼歌声还在继续。提姆看了看莱利,他正试图从椅子上解脱出来。他又看了看萨贝达,发现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


门口的身影本来没有再动弹。突然,萨贝达轻轻地唤了一声:“……詹姆斯?”


提姆脑中劈过一道闪电,他急忙与莱利对视,对方眼里也出现了难得的恐惧。


房间里聚起了一阵浓雾。提姆什么都不能看见,他只能挣扎着,他感到手上的绳子已经很松了,但始终无法挣脱。


屋内响起一阵枪声。詹姆斯的歌声消失了,转变而来的是什么尖利的东西划在肉体上的声音。克利切痛苦地大叫起来,疯了一样对着周围扫射。在这混乱的嘈杂中,提姆隐约听到萨贝达一声闷哼。


浓雾逐渐变淡了,显出男人高挑的身影。男人——不,他已变成了一具骷髅,没有表情的脸看了看克利切,又看了看萨贝达。提姆惊恐地发现萨贝达已经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的胸前开了一个大窟窿,血染红了他的外衣。


詹姆斯发出了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克利切放弃了杀掉他,而是跌跌撞撞地冲向门口。提姆看到他后背上有五道深深的爪痕。


这时提姆才发现詹姆斯的左手已经不是正常人的大小了。它只有一半是白骨,余下的一半变成了尖锐的钢爪。


詹姆斯向克利切的方向狠狠挥去,淡雾中浮现出一道划痕,冲着克利切而去。他倒在了地上。


提姆突然扭过了头。他不愿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噗”的一声——似乎是詹姆斯的利爪穿透了克利切的身体,克利切闷哼一声,没有动静了。詹姆斯的脚步声向提姆的方向传来,他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什么东西划过了空气中,他的手突然放松了。提姆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去,詹姆斯用他的指爪勾断了绳子。他走到三人面前,做了一个很标准的绅士礼。


提姆没有说话。他们看着詹姆斯慢慢走到萨贝达面前蹲下,用他没有变形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半晌,詹姆斯站起来,轻轻抱起萨贝达没有生气的尸体,走向了屋外。




TBC.


我可能是典型的十个杰佣九个虐吧。给克利切和奈布递上便当。


最后来一个佛系jio克。



比起“杰克”,我更喜欢叫他“詹姆斯·惠斯勒”。这让我感觉他更像一个活过的人。


还有,这章出场了三个监管者哦。猜猜是谁?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