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4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傍晚时他们到达了研究所旧址。尽管已经被闪晃包围,但有些地方其实还是有很美的风景。库特拿出了相机,虽然电子设备早就被废弃掉了,因为先前库特发现无法与外界联系。


莱利终于停下了脚步。他有些气喘。“我们进去吧。天色不早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提姆擦了擦汗。


克利切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他的手电筒,这东西仿佛一直在他手边。等其他人也掏出了手电筒后,他调到最大光亮,率先踏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一间屋子。


看房间的安排这应该曾是员工食堂。萨贝达举起手里的枪,其他人看了也警戒起来。直到莱利笃定地说这里应该没有人后,克利切才失望的说:“我以为这里会有能吃的东西。”


瑟维回应他:“就算还能吃,你敢吃闪晃里的东西吗?”


库特有些懊恼地说:“我的食物是肯定不能吃了。”他还在在意先前被巨大蜘蛛拽来拽去的事。提姆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莱利对他说:“你别笑。你这几天要和库特分享食物了。”


提姆的笑容立马消失了。他急忙把自己的包藏在柜子里,突然他看到柜子上标着一个一个名字。当他看到一个名字后,提姆愣住了。


克利切站在他背后问:“怎么了?”


“嘿,伙计们,你们需要看看这个。”提姆大声说。他让到一旁,让莱利研究这些便条。


“玛尔塔……艾玛……海伦娜……艾米丽……”莱利念到这里突然停下了。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说:“是第四分队。”


克利切一言不发。瑟维的眼睛看着一边。莱利表现得则有些怪异。“没什么。我们接着看看别的吧。”


然而提姆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一个名字上。黛西·莱辛巴赫。她为什么没有报婚后的名字?难道她早在他们结婚前就参加了这项不为人知的研究吗?


提姆想问问莱利。这时克利切却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桌上有张记忆卡。库特,借下你的相机?”


库特走,了过去。“这应该可以放。”他看了看记忆卡的样式。“需要我把它放出来吗?”


“放吧。”莱利说。于是库特把卡插进了相机里,相机屏幕暗了一下,然后“滴”一声后,屏幕开始出现了影像。


是一张女人放大的脸。女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手里拿着一把军刀。提姆看到她,突然感到大脑一片空白:是黛西。另一个戴着草帽的年轻女人被捆在椅子上,嘴被堵住,惊恐地扭动着。她的肚子里有什么在动。克利切的手电筒无声无息地掉了下去。


黛西摆好摄像机,然后走近那个年轻女人,用手术刀在她的肚子上狠狠划了下去。女人的肚子上霎时开了一道口子,露出里面黑糊糊的扭动着的东西。是一条虫子。下一秒,屏幕黑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黛西正在上面,还是保持着渗人的笑容,笑嘻嘻地用手指着地上正在蠕动的虫子——不对,应该是那个年轻女人的肠子。可肠子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提姆还没来得及思考,克利切突然发疯一般夺去相机,将卡取了出来,狠狠地扔在地上。


莱利不满地看着他。“克利切!”他说,“你犯什么病!”


“没什么。”克利切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我只是不想再看这该死的视频了。”他转身离开,留下其他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提姆站在那里,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他想砸了那张卡,想永远看不见黛西那副样子。但他只能打开脖子上的挂坠,里面放着黛西在阳光下微笑的照片。照片上的她是那么温柔,无法想象她会做出视频里那样的举动。


最终,莱利先开了口。“我们走吧。天黑了,我先去守夜,剩下的你们自己商定。我只等到凌晨三点。”他拿起包和枪支,向门口走去。提姆急忙跟上他。他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了。










黛西在看书。虽然看的是什么提姆不知道,但看到她专心的样子,他还是很开心。他撂下自己手里的书看着她。


黛西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怎么了?”她微笑道。


“没什么。”提姆如实回答,“只是想看看你。”这句话惹得黛西“咯咯”地笑起来。她也扔下自己的书,与他对视着。


“你想要个孩子吗?”黛西冷不防来一句。提姆感到自己的心欢腾起来。“真的吗?你愿意吗?”他有些急切地问道,黛西笑着点点头。“也许要过几年,你知道,工作至上。”她回答。


提姆激动的搂住她。“你愿意就好。”他在她耳边说。她觉得痒,在他怀里蜷起来,靠在他怀里。









提姆睁开了眼睛。


只是梦。他告诉自己。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再说了,周围的人不都是一个人吗?


他索性翻身起来。他要证实自己的一个想法。


闪晃里不同品种的花会长到一起,蜘蛛会变大,所以它们应该是发生了某种基因突变。提姆用小刀在自己的胳膊上扎了一下,他“嘶”了一声,又不敢耽误,开始制作临时标本。


提姆放任自己随意地做标本。这让他感觉还活在以前,只是在大学里做实验。他把做好的标本放到显微镜下,深吸一口气,把眼睛凑上前去。


血液里的细胞在分裂。一开始提姆还没有觉得不对,但当一个细胞开始分裂后,他不得不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叫出声来。分裂出的细胞闪着斑斓的光芒,与闪晃的外壳颜色一模一样。


他慌忙抬起头来。这时他听到有人说:“你不睡了?”


提姆揉了揉眼睛,向声音的主人看去。萨贝达躺在地上,蓝色的眼睛熠熠发亮。他放下了心,嘟囔着:“嗯……做点研究……”


“那个视频。你觉得那个女人发生了什么?”萨贝达问提姆。他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哪个女人?”


“那个被绑着的女人。”


提姆暗暗松了一口气。“据我所知应该是基因发生了某种突变。但我也不确定,也可能只是她误吞了一只虫子。”


萨贝达低低笑了起来。“你真的不再睡会儿?”他问,“他们都睡了。”


“不了。”提姆胡乱擦了一把他的眼镜,然后戴上。“我去看看莱利。”








莱利站在一个小亭子里。他点燃了油灯,在漆黑的树林里亮起了耀眼的光芒。他听到脚步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专心地盯着手里的东西。“现在连两点都不到。你可以三点再来的。”他说。


“我有些失眠。”提姆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木椅上。这里的夜晚还是有些冷,他后悔没有多穿几件出来了。


“因为什么?那段视频?”


“我不相信那是她。但那的的确确就是她……”提姆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脑袋。


莱利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提姆被他盯得发毛,刚想说些什么,莱利却先抢去话头:“那个被绑住的女人,就是克利切的小女朋友。他因为她而来。”


“她是谁?看起来那么年轻,你们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提姆调侃。


“艾玛·伍兹,这是她进孤儿院后的名字。她的父亲叫里奥·贝克,是……我的一名老朋友。他死于一场火灾。”


“……我很抱歉听到这件事。”


接着是一阵沉默。提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反倒又是莱利先说话。“你过来。我刚才查了一些资料,可能跟瓦尔莱塔他们有关。”提姆凑到橙黄的灯光下,莱利的手指着一张纸。


“瓦尔莱塔……裘克……詹姆斯·惠斯勒……奥尔菲斯……等等,奥尔菲斯不是十年前有名的小说家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他的小说。他也犯了罪吗?”提姆疑惑地问。


“不知道。他三年前的一天突然出现在闪晃附近。当时第一分队刚刚向那里走去,我们看到了他,他强烈要求他也要去。我们当时认为距离闪晃十米以内就可能是受辐射者了,何况他什么护具都没有穿。我们只能安排一下,把他也送进了闪晃。”莱利补充道:“他也没有回来。很抱歉,你的小说完结了。”


提姆强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可惜……”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撕扯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TBC.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