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3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远处的直升机在轰鸣作响,莱利一言不发地带着第五小分队向闪晃走去。


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专心的看着地面,仿佛能把它盯出个大洞来。克利切装上了他的宝贝手电筒,库特肘下夹了一本烫金封面的书,瑟维拿着他的棍子,萨贝达臂上仍带着护肘,莱利手里则拿着一张欧利蒂丝国家森林公园的官方地图。


提姆什么也没拿。他是临时决定要进去的,所以只带了人人必备的枪支。但相应的,提姆的包里多装了些补给物。


莱利率先靠近了闪晃的外壳。他给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用地图卷了个纸棒,小心翼翼地触碰闪晃。地图穿过了闪晃,并且完好无损。莱利这才放下心来,让身后的队员跟着他,自己则踏入了闪晃。


等到前面的萨贝达也进去了,提姆才试探性地踏进一只脚。他并没有感到异常,于是他走进了闪晃,消失在森林深处。







“……提姆?”


是黛西。她正躺在他的臂弯里,阳光透过没拉紧的窗帘洒进来,照在他脸上。黛西有些嗔怪地说:“你都不跟我说话。”


提姆感到自己笑了。“那你想听我说什么话?”


“我也不知道……”黛西翻了个身,正对着他,“你错过了晨间新闻。听说某个国家又出现了经济危机……真是糟心……”


她开始滔滔不绝地分析。提姆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听她讲。终于,黛西停了下来:“你看起来并没有听我说,嗯?”


“听了。你讲这些专业术语的样子真性感,尽管我一句都听不懂。”


黛西笑着轻轻锤了锤丈夫的肩膀。











啁啾的鸟叫声。


提姆猛的坐起来,撞到了头,他吃痛地叫了一声。这时提姆才发现他睡在一个帐篷里,身边没有黛西,更没有其他人。


冷静下来……这只是一个梦……提姆试图说服自己,然而他不能。梦里的黛西看起来那么活泼,那么真实,让他情不自已沉醉其中。可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她再也不会出现了。提姆还记得几天前看到的研究所里的她,脸色苍白,生命垂危。可笑的是,他甚至无法确定那是否是真实的她。


提姆拉开帐篷的拉链,其实这里很美,但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什么时候搭过帐篷?


他安慰自己。也许你只是忘了,也许同伴都知道,但你就是忘记了。


这样想着,他向有火光的地方走去。


克利切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蹲在火堆旁边。他听到响声,向提姆打了个招呼:“早啊,你终于醒了!”


提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什么时候搭的帐篷?我怎么没有印象?”


“我刚才才说过这句话。”克利切摊手,无奈地说。这时瑟维走了过来。“所有人都不记得了,甚至萨贝达,”他压低了声音,“也不记得有这回事。但一醒来他就睡在那片树林里,我们差点没找到他。”


“好吧,这是个好消息。能证明帐篷的确是我们自己搭的。”库特笑嘻嘻地说。“不过小子,你错过了早饭!尽管我们只有压缩饼干和矿泉水,但这都是美味了!总不能在闪晃内打猎吧!”


提姆应着,蹲了下来,拿起一块饼干。








“我们今天去研究所旧址,我们两年前才撤出那里,应该还有不少资源。”莱利说。他一路指着地图,带着他们绕来绕去。


提姆走在最后。原定的是萨贝达便后,但鉴于提姆的私心,莱利将他安排到后面。


一路上,库特声音高昂地跟克利切讲述他的冒险经历,瑟维百无聊赖地用棍子这戳戳,那扎扎。提姆见他们没有往后看,便凑近萨贝达身边,悄悄地对他说:“我很抱歉听说你的经历。”


萨贝达低下头。“莱利告诉你了?”


“是的。”


“我还相信他没有死。”萨贝达苦笑道,“詹姆斯是个很强大的人,他都杀死了那个雇佣兵,他不可能死在这里面。”


提姆并肩和他走着。半晌,他才说:“有需要的话可以叫我,我会尽全力帮你。”


萨贝达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跟他们不一样。”最终他笃定地说,“你虽然不是军人,但很坚定。你应该有妻子吧,是什么让你抛弃了家庭来这里?”


“首先,我曾经服过兵役。其次,我的妻子……出事了。”提姆强忍住没有说出黛西的名字。他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克利切他们的问题。


萨贝达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时,前面的莱利叫了起来:“都快过来!来搜一下这个地方!”


这似乎是一个小型军工厂,旁边还临时搭建了一个车库。克利切和瑟维走向车库,莱利带着余下的人向工厂残留的遗迹——一座小房子走去。


提姆注意到房子的墙壁上生长着奇异的花朵,他不禁蹲了下来,用手握住花细细的枝条。莱利在背后问他:“有收获吗?”


“有……”提姆回答,“这种花太奇特了……你看,明明是不同品种的花,却的的确确是生长在一根枝条上。”


萨贝达开口了。“这算是变异吗?”


“我不知道。如果放在人上的话,那应该是吧。”提姆站起身。莱利不无担心地看了这些花一眼,才向工厂内部走去。


库特走到工厂门口,停了下来。“嘿,伙计们,你说我们能不能找到还能用的枪……哇啊啊啊!”突然他被拽进了工厂里,萨贝达立马冲了上去,提姆跟着他跌跌撞撞地跑,莱利提起了配枪。


库特被什么东西纠缠着,掉进了水里。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无济于事,他已经呛了好几口水。萨贝达毅然地跳进水里,奋力将他往外拉。提姆看了看他,也跳了进去。库特的背包被那东西拉扯着,萨贝达大喊:“把包卸掉!”


库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扔掉了包。萨贝达和提姆把他拽上了木板,莱利仍提着枪站在门口,警惕地对着水面。木屋内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了。“砰”的一声,屋外的排水管里有什么东西跳进了湖中。


“小心!”他突然冲着不远处的克利切喊。克利切一惊,回头一看,从湖里慢慢爬上来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莱利毫不犹豫地开了枪,蜘蛛发出了痛苦地嚎叫,但很快就扑向了莱利,长长的腿矛直指莱利的头部。


在这时候,萨贝达开了枪。他的手很稳,直接把枪子送进了蜘蛛的脑中。动物嚎鸣一声,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终于倒在了地上。


莱利收起了枪,一脸镇定,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谢谢你,伙计。”他对萨贝达说。后者向他点了点头。


克利切哆哆嗦嗦地问:“……那……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瑟维若有所思地看着蜘蛛巨大的尸体。“也许我们应该检查一下。”







库特费劲地抬起蜘蛛的脑袋,提姆爬到底下。他看到蜘蛛体内鼓鼓囊囊的,说:“帮我拿个锋利的东西,我要划开这东西的肚皮。”


瑟维递给他一把军刀。提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口气将蜘蛛的肚皮划开。一个圆圆的东西掉了出来,克利切凑近去看,发出了一声惨叫。


“什么?”库特问,等提姆爬出来后他“嘭”的一声扔下了尸体。克利切吓得说不出话来,瑟维看了看,回答他说:“是一个女人的头颅,已经腐烂很久了。”


莱利推了推眼镜。“你还记得她吗?”他问库特,“这就是瓦尔莱塔。”


“是她!”库特大叫一声。


“瓦尔莱塔?”提姆好奇地问,萨贝达回答了他的话:“第一分队的一名队员,她因为谋杀而进了监狱。”


“刚才……蜘蛛死的时候……”提姆费力地回忆,“我好像听到了女人的叫声。”


“看来这个地方还有很多秘密。”莱利背上包,“我们走吧,就快到了。”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