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2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心杰佣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提姆站在研究所的天台上,几乎将整个身体的重心都靠在了护栏上。


莱利告诉他,那个被巨大“肥皂泡”包围的树林,本来是欧利蒂丝国家森林公园。但自从三年前出现了“闪晃”后,一个公园管理员,好像叫班恩,进去检查状况,他再也没有出来。研究所的人对外宣称“核泄漏”,一年一年地往后撤。


提姆用手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将近二十四小时没有进入睡眠了。突然,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男人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嘿,兄弟!过来喝点?”男人指了指身后的桌子。即使情况危急,但研究所的人们仍保留着狂欢的权利。此刻的天台上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烤肉聚会。提姆挠了挠后颈。“好啊。”最终他说,跟着男人走到一个餐桌旁。


“我赌一瓶。”坐在椅子上的人说。他身上松松垮垮地套着一件旧西装,头上还装模作样地戴了小型礼帽。


很快就有人反驳了他。“两瓶。我坚持我的观点。”这回轮到靠在墙角的男人说话,提姆注意到他已经有点醉了。


“你们在说什么?”提姆好奇地问绿衣服男人,后者耸了耸肩,“他们在赌你的职业。”


“而我猜你是一名刚毕业的学生!哦,小子,你看起来真年轻。”靠在墙角的男人大笑起来,说道:“我叫库特·弗兰克,很高兴认识你。”提姆对库特立刻就产生了好感,可能是因为他的豪爽,也可能是因为他的美式口音。


“瑟维·勒·罗伊。”坐着的人用一根粗细均匀的棍子敲了敲绿衣服男人的头,“这位是克利切·皮尔森,希望你不要介意,但他是个地痞流氓。”


“嘿!瑟维!”克利切假装不满地说,但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你呢?你叫什么?”


“提姆,提姆·拉齐尔。”


“哦,小子们!我们这里来了一位幸运儿!”库特调侃道。“肯定会有效果的!”


提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什么效果?”


“过两天我们要进去那里。”瑟维用嘴向微光的方向努了努,七彩的光斑即使在深夜也能很清晰地用肉眼看到。


提姆觉得自己的嘴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要进去?闪晃?”


“是啊。”克利切无奈地干笑了两声。“想想之前进去的人,要么被什么东西杀了,就是都失去了理智自相残杀。”


“你们三个人?”


“不,还有老弗雷迪。”库特狡黠地眨了眨眼。


“哦!伙计,别这样!你可是比他老!”克利切被啤酒呛住了,酒黄的液体喷了出来。他干呕一阵,又止不住笑。


克利切咳嗽着,将嘴凑近提姆的耳朵,提姆感到一股浓浓的烟草味钻入鼻中。“还有一个人,提姆,就是那个坐在墙角的那个带兜帽的人。”


库特也凑过来。“你要小心他。他是个退伍的雇佣兵,特别猛。如果要跟他自相残杀的话,我宁可被鳄鱼吃掉!”


“还有就是……”克利切突然压低了声音,“那家伙啊,是个危险的同性恋!提姆,可要护好你自己啊!”他又笑了,和库特勾肩搭背地又去取另一瓶啤酒。


提姆想笑,但他笑不出来。他扭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瑟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去了,克利切和库特醉醺醺地倒在一群女研究员身上,闹得她们纷纷散开。提姆又看了看角落里沉默的男人,向他走了过去。


他拉开椅子。男人迅速抬头望了提姆一眼,又很快低下了头。提姆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您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令人吃惊地,男人的嗓音十分清脆,带着一丝军人的坚定。“和我一起去的那几个人,他们讨厌我。”


提姆一时间找不到话说。“不是的……只是……他们认为您很危险。”


男人苦笑起来。“我也知道他们都叫我什么。变态。嗜血的杀人魔。危险的同性恋。你没必要这么礼貌,对待一个退休已久的老兵,你只需要叫他的名字。奈布·萨贝达,你呢?”


“提姆·拉齐尔。”


萨贝达愣了一下。“幸运儿吗……还真是个幸运的名字。”他打开了一瓶啤酒,“我是个不幸的人,你最好离我远点,不要被我影响了。”


“可是……”提姆注意到萨贝达胳膊上套着护腕,他突然感到有些怪异。“您为什么要进那里面呢?我以为像您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很不幸吧……”


“原因很简单。他们说的是对的。”萨贝达指了指不远处醉醺醺的两人,说道:“我是个危险的同性恋。”


“我一直认为这和性别没有关系。”提姆坚定地说,“爱一个人,无论男女,只要真心相爱,肯定会幸福的。”他脑海中浮现出黛西的笑容。


萨贝达拿啤酒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半晌,他才低声回应道:“……谢谢。”


“我想知道您的爱人是个怎么样的人。”


萨贝达用双手埋住了脸。“抱歉,我有些不舒服,以前的旧伤复发了,我得去休息一下了。夜安,拉齐尔先生。”


提姆错愕地看着雇佣兵的身影远去,消失在夜幕之中。过了很久,他才想起克利切和库特还在天台上吹风,于是他站起身,浑浑噩噩的走向他们。








“萨贝达先生是个怎样的人?”


问这话时,莱利正在一张废纸上胡乱地画着。他回应道:“我给他做个心理咨询。尽管我不是专业的,但还是挖到了很多东西。他作为一名军人很优秀,但一旦提到他的恋人,就开始动摇了。”


“他明明都有了所爱的人,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活受罪?还有其他的人,甚至包括你?”还有黛西?这句话提姆没能说出来,他只觉得“黛西”这个名字哽在了喉咙里,无法说出来。


“你以为他们有一段稳定的感情?我从他那里得知的可明显不是。他当初还是雇佣兵时,被派去杀了一个历史上的一个杀人狂的模仿犯,但他们坠入了爱河。他们隐姓埋名,本来过着所期待的幸福的生活。但雇佣兵不止有一个。”莱利轻描淡写地说。他继续在纸上胡画,提姆看到他正在试图戳破这张纸。


“哪个杀人狂?”


“你肯定知道。”“刺啦一声”,莱利划破了纸,他丢下了笔,正视着提姆,“开膛手杰克。”


提姆脑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那件案子……我记得,本来都快抓到罪犯了,结果他突然失踪了……原来是这样……”


“你还记得罪犯的名字吗?我问了萨贝达很久都没有问到。”


“好像叫吉姆……啊,想起来了!詹姆斯·惠斯勒!”


莱利的眼神突然变了。他“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借力站起来。


“怎么了?”提姆茫然地问。


“我想起来了。”莱利咬牙切齿地说,“他没有被雇佣兵杀掉,而是勉强活了下来,被送进了监狱,两年前作为第一分队的人员被送进了闪晃。”


提姆感到自己有些跟不上莱利的思路。“……他没有死?还被送进……那个地方?”


“嗯。”莱利皱起眉头,“四个罪犯,把他们送进去时我们都没有抱太大希望。”


“所以……这就是萨贝达主动进入闪晃的原因?他想找到詹姆斯?”


“也许吧。”莱利望向闪晃闪闪发光的外壳。“我们这一次进去的人,都是为了里面失踪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一定很好奇。瑟维这种落魄的魔术师就罢了,就连克利切都能被选中。其实他们也是敢死队。几个月前派遣了几个女性进去,她们都是我们按照心理评估预测,在一定范围内挑选的。而她们失踪后,担心的男友、情人、甚至丈夫,都跑来送死。”莱利又恢复了平常冷静的样子。“我们都是为了爱的人。”


“我也要去。”不经思索的,提姆大声说。


莱利感兴趣地看着他。“为什么?因为你的妻子?”


“我欠她。”


我欠她。



TBC.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