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1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客厅里放着上个世纪的摇滚乐,提姆将家具用以前用剩的塑料袋勉强套住,在房间里扬起了尘土。


他看了看黛西当初装修时粉刷的墙壁。蓝色,她喜欢蓝色,虽然她更喜欢白色,但他喜欢蓝色,所以她决定墙上要漆上蓝色。


提姆最后看了一眼蓝色的墙壁,然后提起刷子,浸上了白色颜料。


提姆时常回忆起以前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他还只有十来岁,天真的如同任何一个青春期的正常男孩。他喜欢生物,喜欢趴在显微镜上观察自己的血液。他也喜欢和异性待在一起,特别是邻居黛西。可爱的小黛西,和提姆走过了十年时光,最终他们手挽着手,共同走进了教堂。


这并不是一件易事。因为黛西的父亲是当地的有名富商,詹姆斯·莱辛巴赫。好在提姆家里既不富,也不穷,而且莱辛巴赫先生是位很宠爱女儿的父亲。他甚至为提姆在某座大学中找了份工作,担任生物学教授,负责基因信息学。黛西则是在国家研究中心做一些令人神往的研究——哦,黛西,她总是这么优秀。


24岁的提姆总认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正如同他的姓氏,拉齐尔(luckier),他永远是最幸运的人。




提姆和黛西那天刚起床。是他们养的一条狗舔醒了提姆,这时黛西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咖啡。


提姆仍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他打了个哈欠,试图梳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黛西走了过来,用手指轻轻地为提姆捋顺头发。


“谢谢你,亲爱的。”提姆冲黛西笑了笑,“你总是这么贴心。”


这时提姆注意到黛西的神色凝重。平常她总是开开心心的,就算是偶尔的长途出差,她在电话里也总是充满笑声。“怎么了?黛西?”提姆捉住妻子的手,带到嘴边轻吻。他隐约记得黛西昨晚在饭桌上提到她又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你这次要去哪儿?”


“我不知道。”黛西有些茫然地说。她的眼神有些失焦。提姆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


“没关系……没关系的……也许过上几个月,我们就可以一起去迪士尼了。你不是一直想去玩过山车吗?我可以陪你。”提姆温柔地微笑,黛西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但她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可是他们通知我要提前一天出发。”


“提前一天?……今天?”


“嗯。此刻。”


提姆恋恋不舍地看着她。“我还没有准备好和你分离。你知道,我们昨晚才规划了今天的计划。别走,至少现在。”他带着些撒娇意味地说。提姆知道黛西从小就受不住他这样。果然,黛西“咯咯”地笑了起来,抓住他的手。“我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但黛西说谎了。她再没有回来。




提姆好不容易把自己从回忆中拖回来。他看着蓝色的墙壁,陷入了沉思。


不。黛西不会想要这么做的。


这么想着,他又决定将墙壁漆回原来的颜色。这时楼梯口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提姆浑身一颤,缓缓转过身。


咚。咚。咚。


那人走到了卧室门口。


提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门口站着的俨然是他失踪了快一年的妻子,黛西。


他几步走过去,将黛西抱入怀中。黛西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由着他抱。提姆胡乱亲吻着她的嘴唇,将她的头发撂起来。这时提姆才发现,黛西的眼神空洞无神,仿佛丢了魂似的。






“所以发生了什么?你去了哪?”


黛西坐在餐厅的木椅上,桌上放着提姆刚为她倒的热水。提姆站在一旁,急切地注视着她。


“我……不知道。”黛西回答道。她每次都这么回答。



“你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我以为你死了,黛西。你究竟做了什么?是什么改变了你?”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好吧。”提姆深深叹了口气。“那你还记得是怎么回家的吗?”


“……就从那个门后走进来的。”黛西小心翼翼指了指大门的方向。


“你还记得我吗?”提姆也轻轻地问道。


“嗯。我记得你的脸,你的名字,你的味道……”黛西埋下头去,过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提姆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后颈。这是他幸运的人生里遇到的最不幸的事情。突然,黛西说话了,声音在颤抖:“提姆……我觉得有点不舒服……”


提姆惊恐地抬起头看她。只见黛西猛然捂住了嘴,但这是徒劳,她从嘴里喷出了大口大口的血液。








“快点!快点开!”








“你们不做些什么吗!!”







“谁叫的警车?!!”







“黛西!!!!”











刺眼的灯光。


提姆费力地睁开眼睛。他感到一阵阵反胃,急忙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寻找着厕所。他冲过去,扒住马桶两侧,痛苦地吐起来。


等他站起身,他才发现一个穿着整洁的白衬衫,打着红领带的中年男人走进了房间。电子房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了,几个警卫守在那里。


提姆警惕地看着他,令人眩晕的反胃感仍在袭击着他。然而男人却露出了安抚性的微笑,扶着他坐在小沙发上。“坐,坐下吧,你一定很不舒服。”男人说。他的声音带着些沙哑,听起来令人放松。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我的妻子呢?”


“不要急,不要急。我叫弗莱迪·莱利,是这里的心理咨询顾问,虽然我以前不是干这个的。”莱利伸出他的食指,在空中摇了摇。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里,是一个研究中心。你的妻子就在这里。”莱利从容淡定地回答道。


“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


“因为你的妻子,提姆。想去看看她吗?”







莱利带着提姆在偌大的研究所中穿梭。提姆注意到这里有许多全副武装的警卫,他想询问莱利,但对方似乎有意避着他的问题。


终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莱利停下了脚步,指向窗台的方向,对提姆说:“喏,你自己看吧。”


提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双腿有些颤抖地走上前,为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仿佛是洗澡时吹的一个肥皂泡,眼前的“肥皂泡”却巨大无比,笼罩了整片树林。提姆凭借自己的眼镜得以看清远处一个白色的灯塔,同样也被笼罩在其中。


“……那是什么?”提姆害怕地问。莱利也走过来,双手搭在护栏上。


“是地狱,外星球,原始世界——随便你怎么叫它。”莱利说,“在这里,我们叫它闪晃。”





TBC.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