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oland.

害怕敌人,因此成为了敌人。

@八百屿之秋 约的rps






↓ ↓ ↓



魔女自幽深的道路走来。他抖落斗篷上脆弱的樱花瓣,轻轻叩响了紧闭的大门。


“何人?”


“相思之人。”


伲森皓荣打开了门,迎接友人。八百屿之秋只是若有所思地瞟了他一眼,便踏入伲森家的门槛。









……我不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头号玩家paro
小段子
可能会写长篇



↓ ↓ ↓



起初汉克以为康纳只是个普通的NPC,拥有哈利迪制作的完美AI系统,但是他发现有些不对。


这个NPC,可能背后还有人操控。


于是他在一个下着雪的夜晚(当然,游戏里)用手枪瞄准了康纳的头,试图让他做出些别的反应。而NPC没有让他失望,即使它仍穿着IOI的制服。

是群里的沙雕脑洞……。
底下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底特律·化身为人】变数

*警探组√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这对好冷!自产自足






Summary:
汉克讨厌仿生人,或者他自己这么觉得。在他走过的人生中四分之三在受苦,而四分之一在失去。当柯尔离开后,汉克觉得自己也死去了。于是他开始酗酒,摧残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
但他忘了些往事。比如,一个人造生命。






↓ ↓ ↓




“嘿!小家伙!”


汉克高高举起小儿子,抱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黛西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脸上带着微笑。


待他放下柯尔后,黛西说:“来,把包给我。”汉克顺从地取下挎包递给她。他又把注意力投回柯尔身上,直到黛西大叫一声:“汉克!这是什么?”


她手里举着一台小型仪器。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给她说这件事情。“那是局里发的先行AI,可以帮你管理家务。”他眨了眨眼,满意地看到黛西惊喜地笑了起来。


“那它叫什么名字呢?”


“不知道。也许我们可以自己来?”汉克转向柯尔:“孩子,你想让他叫什么?”


小男孩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康纳,叫它康纳吧,爸爸。”











汉克坐在自家小轿车的前座,柯尔在后面摆弄着他的小机器人玩具。这时车上自带的扬声器响了起来。“安德森先生,您有一通电话未接。”康纳带着电流滋滋声的嗓音响了起来。汉克瞟了一眼显示屏,“是谁?”


“克里斯。”


“先放在一边。我在开车呢。”汉克摆了摆手,示意康纳专心导航。这时,一辆卡车飞速行驶过来,在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汉克看到那名司机惊慌的神情,他试图刹车,但太迟了,卡车已经重重地撞了上来,轿车的后座被碾得粉碎。










“汉克?汉克!”


有人在叫他……是谁?


汉克终于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前一天晚上的大醉导致他现在头晕脑胀。黛西焦急的脸出现在面前。“你还好吗?”她想要用手捧起他的脸,但汉克猛的起身,狠狠推开了她。


“汉克!”黛西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板上。即使她穿着围裙,但汉克仍旧能看到她腹部微微的隆起。“你没资格说我。”他恶狠狠地说,“我们都放弃了,都是。你现在就滚去找你那该死的仿生小情人去。”


黛西连连摆手,还想将他扶起来,但汉克无暇顾及这些了。“快滚!滚出我的房子!”


她愣住了。过了半晌,黛西才站了起来,捂着肚子,头也不回的拉开门,又“嘭”地一声摔上。汉克瞪着她离开的方向,然后痛苦地呻吟起来,努力撑起身子。


“安德森先生,您看起来很不好。需要我帮您联系您的私人医生吗?”AI的声音不适时地出现,汉克烦躁的摆了摆手,关掉了康纳的总电源。


“我该把你送回局里了。”他嘟嘟囔囔地说。











小酒吧里的音乐刺耳,汉克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又结束了一杯酒。这时,酒吧的门被人拉开,他身边的人迅速的瞥了一眼,然后又马上转过头。“该死的,”汉克听到那人低声说,“我以为这里不许仿生人进来。”


那名仿生人穿着模控生命的制服,胸前标着它的号码。但汉克没有细看它的脸,因为它已经开始环顾整个酒吧。也许它在扫描,汉克想。他低下头,试图用乱糟糟的头发遮住脸。


但汉克还是被发现了。“安德森先生!”仿生人走近几步,他的声音有些熟悉。“我叫康纳,是模控生命派来的您的搭档。”


汉克微微瞪大了眼。


此前汉克对康纳的感觉一直不错,除过他它故意帮黛西和柯尔欺负他的事。但现在康纳的眼里只有格式化的善意,他不清楚眼前这位仿生人是否还记得他。


应该是消除记忆了吧。汉克仰起头,让酒吧里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


反正他也不在乎。




Fin.



大概是,2028年前制造的AI康,被送给年轻的副局。后来汉克家庭破裂就把康康送了回去,结果康康以一个完美的AI的身份被植入了仿生人中,成为警探型仿生人。


至于他为什么还叫康纳……就当设计师懒吧。


【WC】完美早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屯了好几篇第五人格的不想写!!!撸个wc冷静冷静



长大后,体育老师Wx班主任(兼班级舞蹈指导XD)C



日常召唤@汪森今天嗑药了么. 





↓ ↓ ↓





“你在看什么?”


这是这个上午袁梓涵对张轩睿说的第一句话,前者正揉着迷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看向张轩睿手中的iPad。张轩睿将iPad斜了些,调到能让袁梓涵看到上面内容的角度。


“中考体育解析……”袁梓涵缩了回去,又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内。“你还真是敬业。”


张轩睿见爱人躺回了被窝,也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就势揽住袁梓涵的腰,在人颈处使了劲地蹭。袁梓涵被张轩睿的一头乱发蹭的有些痒,双手试图推开身上的大型犬,不料张轩睿改变了目标,一手扣住袁梓涵的后脑,深深吻了上去。


他们交换了一个充满了晨光与爱意的吻,分开时扯出了一条银丝。袁梓涵耳朵有些微微发烫,“放开我,认真的。”他想从张轩睿有力的胳臂中挣脱出来,显而易见,他失败了。张轩睿又笑嘻嘻地拉住了他的手。


“今天就不用早起了吧,班主任大人?”张轩睿故意压低了声音,将后两个字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可是周末。”



Fin.






至于为什么没有说c是什么课老师……他段位太高,我想不出来。

🙂🙂🙂🙂🙂🙂
千万!千万不要看妇联3!

【杰佣】当死对头突然宣布追求自己

*HP设。
*有私设。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斯莱特林杰 x 格兰芬多佣,双方黑恶势力对决了解一下【bushi





可能存在:伪杰园,真·社园,空军和她男友







↓ ↓ ↓






这并不是奈布和詹姆斯第一次在霍格沃茨的楼梯上相遇,但奈布很肯定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怎么又是你。”他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冲着詹姆斯恶意地挑起半边眉头,对方见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这成功地激怒了奈布,他想起几天前传的轰轰烈烈的绯闻,詹姆斯正在狂热的追求艾玛——他的小妹妹。自此奈布给詹姆斯的一长串贬义形容词中又加了一条。


“我警告你,惠斯勒,不许对艾玛产生什么多余的想法。不然的话……”奈布潇洒的(至少他自认为)将沉重的背包扔到肩上,故意将自己的指关节压的“咯咯”响。不知为何詹姆斯却笑了出来,低沉的笑声让奈布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最终他狠狠地瞪了詹姆斯一眼,冲他比了个不雅的手势,然后在两节阶梯拼接时迅速冲上楼。


詹姆斯望着奈布爬进格兰芬多那位夫人照片后的身影,导致他忘记自己还站在原地没有动。等到他再想起自己的变形课时,他已经不得不接受麦格教授的惩罚了。








“你喜欢谁呢?”


小姑娘充满活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詹姆斯抬起头望着艾玛,若有所思地说:“我不知道。”


他们很熟,至少在魁地奇方面来说。艾玛的父亲和詹姆斯有过一段师生经历,那时候里奥还活着,没有被食死徒一把火烧掉。有一次里奥抱着小女儿对着不到八岁的詹姆斯微笑,说这是他的女儿,丽莎。丽莎也很喜欢魁地奇,她在长大了些后展现出了她惊人的才华,仅逊于她的小偶像威廉·艾利斯。


不过那是她改名叫艾玛后了。真是可惜,詹姆斯曾这样想,里奥没能看到他的乖女儿第一次为赫奇帕奇赢得比赛。


对这小姑娘,詹姆斯敢笃定地说自己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他只对强者有兴趣,而艾玛勉强可以算是他的小妹妹。


不过说到强者……那个格兰芬多也许有些意思。


詹姆斯听到艾玛惊讶的吸了口气。他眼睛都没有睁开,说:“海伦娜,不要随便窥探别人的隐私还把它大声念出来。”







但詹姆斯的警告并没有什么用,第二天整个霍格沃茨都传播开了“斯莱特林王子是个同性恋”的新闻,甚至当他下课后还有低年级的学生来专门采访他。


詹姆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他现在只是庆幸当初分院帽没有把他和奈布分到一个学院。没过几天当詹姆斯走进斯莱特林休息室时,旁边的人看见他都带着奇怪的表情。


詹姆斯不介意,但是他怕那位格兰芬多介意。








奈布确实很介意。


他和詹姆斯·惠斯勒做了六年的“死对头”,其中有五年在互相拳打脚踢,还有一年多在冷嘲暗讽。从他在特快列车上嘲笑了詹姆斯的猫头鹰开始,他们对彼此的恨意就实体化体现了出来。


但是青春期的少年对感情是朦胧的。不出意外的,奈布感觉不太妙。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詹姆斯长得还不赖,但是他不觉得自己会是个同性恋。


于是奈布去找了玛尔塔。他和新来的飞行课老师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年轻的女人此前仿佛已经知道奈布会来找她,此刻她正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无所事事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


“你终于来了。”玛尔塔看见他并不惊讶。奈布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玛尔塔……你觉得恋爱是什么样的?”


玛尔塔揭开杯盖,水汽将她的脸描绘的有些模糊。像一名占卜师,也许吧,奈布这样想,如果她真的能给我答案,我就向全世界宣布玛尔塔·贝坦菲尔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师。


“大概是,当你看到他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发亮。每一次在调配迷情剂时都能闻到他的味道。”玛尔塔提了提茶包,“跟他度过的日子,你都感觉是喝了福灵剂。”


“我都要以为你是个魔药学教授了。”奈布挫败地抱住脑袋,“你都听说了?用词这么准确?”


“差不多。”玛尔塔随手将茶包撇到一边,“你要茶吗?从克利切那里进的,艾玛也很喜欢。”


“不了……等等,为什么艾玛会喝到克利切的茶叶?”奈布忘记自己之前的问题,整个身子都伏在桌面上,玛尔塔不动声色地把茶杯向后移了一点。“他们早就交往了。你现在还以为你的绯闻小男友喜欢艾玛?”


奈布低下了头。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想离开霍格沃茨。







几天后是周末,奈布本来约好了艾玛在蜂蜜公爵门口见面——他知道女孩子喜欢甜食。但是奈布没有想到的是艾玛没有来,他在雪地里站了很久,却意外的看到了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的身影。

奈布犹豫了一下,但长久以来的教育使他认为逃避是可耻的行为。于是奈布站在原地没有动,打算看着詹姆斯径直走过去,然后偷偷离开。


但是詹姆斯没有,很显然他已经注意到了戴着兜帽的奈布。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格兰芬多的小狮子冻得满脸通红,眼睛却在闪闪发亮。见他过来了,奈布别过了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落在奈布肩头,他起初以为那是一片羽毛,后来他才发现那是一件外套。詹姆斯站在他旁边注视着他。奈布感觉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离得这么近了,第一次好像还是很小的时候,他们坐在火车上同一间包厢里,腿挨着腿。


“不要凉着了。”詹姆斯扔下一句话,顺势搂住奈布的肩膀。暖意蔓延开来,奈布想抗议,但他忍住了,直觉告诉他此时的地点不适合吵架。一旁还是没有艾玛的身影,奈布突然意识到这姑娘最近和詹姆斯走的很近,但又不是男女关系,那……


詹姆斯带着他走动起来。“走吧。要找你的小妹吗?还是……赏个脸,跟我去喝一杯?”






Fin.(?)






可能不会写成连载长篇,但会是一个系列……吧。



私设奈布孤儿院长大,被上等人夫妇领养,老男人(呸)弗莱迪魔法部的,艾米丽在圣芒戈当医生。艾玛也是领养的,两个人就……互相控吧。


杰克想不出来。大概是纯血巫师,段位比较高。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7(完结)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提姆麻木地向前走去,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最后看了一眼里奥的身体,然后跳进了洞中。


先是一片漆黑。仿佛是夜里有人擦亮了一根火柴,提姆眼前开始散发出炫目的金色光芒。有一个人盘腿坐在其中,仰着头看着天空的方向。


提姆突然意识到——那是莱利。他的衬衫已经扯破了好几道,脸上都是灰尘。他没有戴眼镜,瞳孔在光芒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莱利?”提姆试探性地问道,“弗莱迪·莱利?”


过了半晌,莱利才缓缓低下头,光芒消失了。“拉齐尔。”他转过头看着提姆,一手撑着地面站起来。


“我能感受到,”他站在那里盯着提姆,“我能感受到它在我体内。”


“什么?什么在……?”提姆大声问。莱利苦笑着看他,突然痛苦地俯下身,又猛的抬起头,从口中涌出刺眼的光芒。


莱利在吼叫。他的身体开始布满细纹,逐渐分裂。最终,他消失在原地,只剩下空中漂浮着的奇特符号。


提姆着迷般地看着那些符号。有些细小的光粒拂过他的脸旁,他轻轻用手拨开它。这些光粒聚集在一起,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筒状物。


不知是出于耳鸣还是什么,提姆感到什么东西正在有规律的轰鸣着。筒状物周围的光消失了,变成一个奇妙的像海螺壳般的东西。提姆颤抖着走上前看着那东西仍发光着的“眼”。


不知不觉间,提姆额上破开小小的口子,一滴血浮在空中,缓缓向“眼”中飘去。


“眼”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细胞。提姆警觉了起来,后退几步。细胞疯狂地分裂着,开始形成一个人的形状。


终于,它停了下来。它——不,“他”拥有光滑的表面,却长着人类的外表。提姆惊恐地发现,“他”和他的身材、身高一模一样。


“他”向前走了一步,提姆慌忙转头就跑。即使他的心跳声和喘息声十分大,但他仍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逐渐逼近的脚步声。


提姆从洞里爬了出来,向大门跑去。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变得非常遥远。就在这时,提姆转头一看,“他”以非人的速度追了上来。


提姆已经顾不得思考了。他“咣当”一声扑到铁门上,胡乱的解开门锁。突然,“他”猛的扑上来,死死地压住提姆。提姆感到呼吸困难,他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他”的手臂却越收越紧。


提姆失去了意识。






也许过了很久——也可能只是一会儿,提姆模糊地睁开了眼。


视野里“他”反光的外壳吸引了提姆的视线。但很快提姆又注意到另一样东西——


一颗小小的圆球,静静地躺在离他不远的地上。


提姆缓慢的站起身,“他”模拟着他的动作。提姆不动声色地向炸弹的方向转着走,“他”也仿佛什么意识都没有,学习提姆的动作。


提姆缓慢的俯下身,拾起了炸弹。


他向“他”步步走去。“他”没有脸——自然也没有表情。提姆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手里拿着什么。他试探性地伸出手,想要触碰“他”。


“他”也伸出了手。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惊人的变化出现了。从他们相握的地方开始,“他”的外壳开始柔化,变成了柔软的皮肤。提姆瞪大了眼睛。


变化一点点延伸,“他”的脸上也开始变化,浮现出熟悉的面庞。


两个提姆面面相觑着。


提姆只是愣了一下,便很快抽开了炸弹的安全栓。他把小圆球往“他”手里一塞,便头也不回地冲向门口,狠狠拉开房门,又“嘭”的一声关上。


提姆在心里默数着。几秒后,灯塔里传来撕破天际的爆炸声,整个灯塔一点点陷入火海之中。


一丝光芒出现在海平面。天亮了。












“所以是你点燃了灯塔?”


“是的。”


提姆穿着病号服坐在小凳子上,四周套着隔离服的人们面面相觑。面前的男人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最终,他说:“你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隔离。不过你可以和你的妻子先过一段时间。”


提姆站了起来。“谢谢你们。”









电子门检测到提姆的到来,缓缓打开。坐在这里的守卫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提姆走进隔离房中,黛西没有动弹。


他走到黛西面前。


黛西起先并没有看他。半晌,她才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提姆看。“你不是提姆。”她轻轻地说。


“你也不是黛西。”提姆回答。他看着黛西的脸,看着她的身躯,仿佛在散发着正常人类的体温。黛西站起来,抱住了他。提姆也回手揽住她。


他们都感到了彼此的相同。这一刻,他们终于逃离了湮灭。


提姆的瞳孔开始逐渐变色。



Fin.



完结……。


其实有点写不下去了,结尾比较仓促。


下一篇预定HP梗。有杰佣。


那么下次再见!【当然那篇就不会是日更了

【第五人格】湮灭 Chapter.6

*向原作致敬。
*存在血腥、精神错乱、疯狂、外星人。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私设幸运儿姓名为提姆·拉齐尔(luckier),且以他为主角。私设富商女儿名为黛西·莱辛巴赫。


第三人称视角。



↓ ↓ ↓




三个人天亮之前在屋子里找了张够大的塑料袋,草草地将克利切开始散发腐臭的尸体掩埋起来。


他们在詹姆斯的身影完全隐去后才敢开灯。克利切的眼睛仍瞪着,让提姆看了浑身发冷,不仅因为害怕。那双眼睛好像在问:为什么死的是我?为什么不是你们?


终于,黎明的曙光出现在海平面上。莱利突然起身,开始将自己的东西拨拉在一块儿,快速塞进包里。


“你要去哪?”一个毫无用处的问题。提姆知道他无法挽留莱利了,这只是徒劳。


“灯塔。”莱利看都不看他一眼,回答道,“我想回去,但我不知道回去该干什么。还不如做第一个了解这里秘密的人。”


提姆和瑟维对视一眼,默契地没有说话。莱利已经收拾好了,他径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走了出去。提姆的手还举在半空中,仿佛这样能抓住莱利一样。







提姆在小花园里度过了一个上午——也许是一上午,他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瑟维刚开始还在旁边走了走,但他最终还是把包扔在一旁的草地上,坐在提姆旁边。


“真快啊。”提姆听到瑟维自言自语道。什么快?时间快?还是别的东西快?莱利也许是走的太快了些,他这样想。


提姆心不在焉地看着自己的手,想看看它有什么变化。“我在哨塔的那个晚上观察了我的血液,”他对瑟维说,“很遗憾,我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我们都不是。”瑟维扯起嘴角,想对他展现出一个友善的微笑。这时提姆惊恐地发现瑟维的血管有些不正常。


“喂……瑟维……”


然而他已经站了起来,向小树林走去。“没有人能阻止生命的轮回。”瑟维用不大不小,正好能让提姆听到的声音说道,“也许这会是我最后一次,也是最好的一次人体魔术。”


提姆立刻站起来向瑟维跑去,但他无论跑的多快都只能和瑟维保持一定的距离,无法追上他。


瑟维从血管内开始快速地生长出花朵与枝叶。他绕过一个弯,消失在提姆视野中。提姆赶忙追过去,却看到眼前都是长成“人”样的花丛,无法辨认究竟哪个是瑟维。









提姆独自走到海岸上。太阳仍然散发着白光——也许现在是下午,也可能又过了一天,谁知道呢。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将包扔在沙滩上,犹豫了一下,把枪也取了下来,挂在旁边的树枝上。这些树枝不像正常的棕色,反而是玻璃的样子,在阳光下粼粼发亮。


不重要了。不重要了。提姆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不远处残破的灯塔,缓缓地迈步向那里走去。


这座灯塔似乎遭到过很严重的损坏,但仍然保持着原先的白色。它深蓝色的大门仿佛在低语,在召唤着提姆走进去。而他也这么做了。


随着大门撞在墙上的声响,墙上的灰尘落了一片。提姆已经感到了疲惫,他认为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让他感到惊讶了。所以当提姆看到坐在墙边的烧毁的尸体时,他只是心跳加快了一瞬。


他围绕着那附近转了转。在尸体的正前方有一台看起来还能使用的摄像机。提姆轻轻打开摄像机的盖子,调到最近的一个视频。


画面模糊了一阵,然后铺展开来。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站在相机前,他的眉眼提姆总觉得很熟悉。男人看了看相机后——他在看什么?


“呃,好吧。”男人冲相机后紧张地笑了笑,“我叫里奥·贝克,马上44岁了,女儿叫艾玛,妻子……没有。”


“我要疯了。我应该已经疯了。我知道我是里奥·贝克,但这世界不止我一个里奥·贝克。我知道弗莱迪骗了我,玛莎骗了我,但是我又是谁?”


里奥疲惫地苦笑,他从随身背着的小挎包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颗球形的东西。提姆看到那东西开始颤抖起来——他当然清楚那是什么。
“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提姆低声说。


里奥拉开了安全栓。“如果你能回去,帮我照顾好艾玛。”有人应了一声。见鬼的,那声音——真像里奥他自己。


“三,”


“二,”


“一。”


耀眼的白光吞噬了男人。他没有挣扎,没有看起来疼痛的表现。他只是盯着镜头,直到死去。


里奥的眼神终于消失后,另一个“里奥”走入了画面中。他看了看镜头,又看了看尸体。提姆看着“里奥”的眼睛,开始发自地恐惧起来。


真是奇怪,我到底是谁?他“啪”地一声合上了相机盖,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具烧焦的尸体。


这时,提姆听到了来自房间另一侧,一个深深的黑洞中传出了一个男人的低语声。





TBC.

过气lo主突然更新


预计下章完结

【杰佣】In The Darkness

※可能的雷点:背德,同性恋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unitty  小可爱的点梗……!!!



黑手党杰克x杀手奈布



私设多。





↓ ↓ ↓



奈布焦躁地看了看他的上司。对方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视线,仍然以平淡无趣的语调说着:“……这次我们的任务分配如下……”


他刻意清了清嗓子。“黛尔,负责后勤。”被点到的女人失望地趴在桌子上。“艾玛,你去巴结巴结你老爹,让他给我们点火。”小姑娘开心地举起手来。



女士优先,接下来就轮到了男士们。莱利打了个哈欠。“皮尔森,你去偷那家伙的一切武器。罗伊,你尽可能侦察一下地形。萨贝达还是负责主菜,我去应付条子和庄园主人。散会。”听到这句话人们都长出了一口气,包括莱利自己。他们纷纷起身离开这里。


奈布是一名雇佣兵——不对,那时候他杀人只为了钱。现在的奈布是一名正经而优秀的杀手,为了组织而卖命。


他们的老大——弗莱迪·莱利,是有名的一名律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会选择创建第五小组。艾米丽·黛尔,可怕的医生,疯狂的女人——随便你怎么称呼她。艾玛·伍兹,莱利的合作伙伴的乖女儿。克利切·皮尔森,他不仅为了生计而加入组织,而且还是为了可爱的艾玛小姐。瑟维·勒·罗伊,落魄的疯子,神经质的魔术师。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至少对奈布来说。他需要做的只是潜入黑暗中,杀掉该杀掉的人。第五小组已经追踪这位黑社会老大很久了,他将出席某庄园的一次晚宴。在道上,人们只知道他叫“杰克”,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的真实样貌,他总是戴着面具。


而且还有一个传闻。如果杀掉杰克,他的部下就会甘愿为新的老大俯首称臣。谁也受不住这样的诱惑,包括贪心的老弗莱迪。他将杀死杰克的机会交给了奈布。


于是奈布套着黑色连帽卫衣站在欧利蒂丝庄园的外围。这里只有正门有保安,庄园主詹姆斯·莱辛巴赫是个很大意的人。他抬头望了望,又不耐烦地盯着手机。别人怎么看他都只是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大男孩。实际上奈布已经31岁了,还是艾玛亲自给他做的蛋糕。


奈布烦躁地咂了咂舌。按理说这时候艾玛应该已经给他报信,告诉他她老爹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没有。手机即使设了静音,也仍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片庄园太寂静了,不像是在开晚会的样子,奈布想。


突然奈布感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他条件反射地迅速回过身,险些掏出了枪。


幸好他没有。背后的只是一名普通的穿着正式的绅士。他松了口气,挂上阳光灿烂的笑容。“先生,您在找谁?”他尽可能掐媚地说。


“啊,对不起,我在找我的东西。它们不见了。”绅士回答道。奈布注意到他有一头好看的棕发,虽然脸被精致的古典面具遮住了,但能看出他长得很英俊。这合我的胃口,他想。


奈布是个同性恋——这还是在他喝醉的时候,艾米丽本着“知心姐姐”的身份问出来的。那之后艾米丽一直在为他物色一夜情的对象,他都一一拒绝了。


不过现在不行,这会儿可是工作时间。奈布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两步。“先生,我建议您去找门口的安检人员。”他不露声色地说,“兴许他们能帮到您。”


“也许你也能帮到我。”奈布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几步跨到他面前。奈布感到自己的后背抵到了冰冷的墙壁上。再抬头时,男人已经摘下了面具。他的确长得很符合奈布的胃口。


“介意吗?”




——————【装作有车】——————





奈布是被清晨的阳光照醒的。他茫然地坐起身,又因为身体的酸痛而躺了回去。身上虽然感觉不适,但是却是干净清爽的。这还好,奈布想,也许他会是个很好的约曱炮对象。


他的电话放在床头柜上。也许莱利的电话已经打爆了。但是去他的任务!我才不在乎什么黑帮老大。


奈布拿起手机,突然,一张白色的小卡片掉在了地上。他忍着痛意捡起它。


“很高兴认识你,小杀手先生。”


奈布看到这句话浑身汗毛一颤,他翻了翻卡片,背后签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


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