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ea.

C'est notre destin.

【第五人格】过往

*玛莎(厂长老婆)妹妹视角,第一人称。
*有瞎编。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草草乱写一气。都不知道自己写这个有什么意义。







↓ ↓ ↓





早在玛莎·贝克还姓雷明顿时我去见了她一面。我亲爱的姐姐一向扬起她高傲的头颅看人。这不禁让我想起我们还小时,亲戚们是如何夸赞雷明顿家长女的楚楚动人。

在那之后我因丈夫的去世而长时间封闭,连玛莎与里奥的婚礼都没有参与。我与丈夫结婚未到半年,而一个月前我才从医生口中得知我不能生育。

于是在丈夫死后,我第一次去找了玛莎。此时她的肚子已经日渐变大。里奥很兴奋,也很担忧。他成日在外面奔波,赚来足够的钱财为他们的孩子布置婴儿房。

玛莎听到我不能生育的消息什么都没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来不直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会给予温暖的怀抱。我趴在她怀里哭了一下午。等我回过神来已是黄昏了,玛莎问我是否要留下来,里奥也很想见见我。我只是摇了摇头。

「你们打算给孩子起什么名字?」临走前我问。玛莎仍然在微笑:「如果是女孩,就叫丽莎。」

丽莎。丽莎·贝克。亲爱的丽莎,原谅你软弱的姨妈。

几天后,我在街上捡到了那个孩子。他满脸都是灰尘,身上的衣物脏兮兮。我找到他时小男孩已经昏迷不醒。年轻时行医的经验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将孩子带回了家。

他睁开眼便惊恐地要从床上爬起来,我立刻按住了他的胳膊。男孩身形尚未抽条,看起来还是七八岁的模样。等他安静下来后,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迷茫的目光穿过我的身躯,一直远射向远方的天空。「克…克利切·皮尔森。」

「你的父母呢?」

「克利切没有父母。克利切在孤儿院长大,但是院长不喜欢克利切,把克利切赶了出来。」

我不敢把克利切一直留在我这里,毕竟他仍在孤儿院的管辖下。没过几天我就把克利切送了回去,院长夫人微笑着向我道谢,丝毫没有克利切口中那种可怕。

也许只是孩子的错觉吧。














当灾难来临,你会如何?











有人说我是个疯子。

也许我是疯了吧,所以可爱的小丽莎,她的父亲才没有让我照看她。玛莎在哪?也许她成为了上等人,成为家中的骄傲,嫁给了出身优渥的莱利。她是否还记得曾经爱过的男人?是否记得曾经疼爱的女儿?

父亲一定将我与玛莎分成了两个极端。一个精通各种才艺,是贵族妇人;另一个,另一个则住在贫民窟,靠出卖自己的身体苟活。我的信件父亲一封都没有回应过,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我几次想去看看丽莎,看看她变成了什么样。丽莎还小时简直就是玛莎小时候的翻版。她今年应该成年了吧。

昨天住在我楼下的玛莉被发现死在自家中,被那个凶手残忍地开膛破肚。真是可怜。我可以趁警察还未发现时拿走玛莉藏在床下的钱,反正这间房间本来也不是我的。

在街上揽客时我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小伙子,手里紧紧捏着一个彩球。看样子也不算很富裕,怎么会有闲心去买这种东西?

算了。不必担忧其他人,只要我能过下去就好了。




我爱的姑娘啊
她喜欢问道
为什么会死亡?

我爱的姑娘啊
她拿着小刀
体验死亡的味道

阴霾在大地上
而他在祈祷
主啊 聆听我
垂怜我
让我脱离这苦海
而不深入汪洋

他已经走过了太多年月。

人类自然是不愿意接近他的。以至于那个男人找到他时,他甚至不敢以真身面对他。但他懂那些人,他理解他们,他有着深深的怒火,而游戏足够他发泄。

多年来的怨念。

看不清的低声絮语陪伴着他。魑魅魍魉是他深恨却又依赖的伙伴。他在亲近之人手中断送性命,又在混沌的潮水中沉默地睁开双眼。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以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








@八百屿之秋 你的人设,接好

今晚爱丽玩玩具熊……还疯狂打嗝(x)
不停说“这个再吓人我是狗好吧”“我不是故意吓人的”

弹幕:狗爱丽!!
来人!!按住他!!
对不起诸君我先走了


爱丽这个魔鬼,骗粉主播取关了

遇到了超可爱的杰克先生w
最后说下一次要来地下室play,吓得我退出聊天

【杰佣】小段子

有时雇佣兵仍会想起一座破败的庄园,颤颤巍巍的木凳,还有奢侈却染上尘埃的扶手椅。桌边抖动的烛光,空空荡荡的玻璃杯,他在铺着旧桌布的长桌旁擦拭护腕,带紧兜帽,无人的坏椅子上出现透明的人影,仿佛来自无人知晓的远方。


这时,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场荒谬的游戏,一位地面指挥官,一名青年运动员,著名的魔术师,还有哼着《四小天鹅》的伦敦男人。红光扫过教堂内的暗淡角落,几近让人窒息的雾,男人亲吻他时不符平日温柔的霸道与强硬。他们在索取,索取他人所有,索取自己所需。


在咯吱作响的床第间他无声地哭泣,祈求从未信服的上帝保佑自己的爱人。在空中闪烁的电光昭示着生的希望,一座大门打开的声音从未如此悦耳。人们站了起来,于是获得了生命,踏出令人不安的教堂。他在利爪下恍然倒地,却被轻柔地抱起来,放下了生路前。他被捏着下巴最后一次索求,看不见爱人的身影,想起了痛彻心扉的逃离。


于是雇佣兵想起来,他还活着,活在这世上,无人可索取的世上。

【底特律·化身为人】变数

*警探组√
*不能接受请尽快退出



这对好冷!自产自足






Summary:
汉克讨厌仿生人,或者他自己这么觉得。在他走过的人生中四分之三在受苦,而四分之一在失去。当柯尔离开后,汉克觉得自己也死去了。于是他开始酗酒,摧残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
但他忘了些往事。比如,一个人造生命。






↓ ↓ ↓




“嘿!小家伙!”


汉克高高举起小儿子,抱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黛西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脸上带着微笑。


待他放下柯尔后,黛西说:“来,把包给我。”汉克顺从地取下挎包递给她。他又把注意力投回柯尔身上,直到黛西大叫一声:“汉克!这是什么?”


她手里举着一台小型仪器。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给她说这件事情。“那是局里发的先行AI,可以帮你管理家务。”他眨了眨眼,满意地看到黛西惊喜地笑了起来。


“那它叫什么名字呢?”


“不知道。也许我们可以自己来?”汉克转向柯尔:“孩子,你想让他叫什么?”


小男孩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康纳,叫它康纳吧,爸爸。”











汉克坐在自家小轿车的前座,柯尔在后面摆弄着他的小机器人玩具。这时车上自带的扬声器响了起来。“安德森先生,您有一通电话未接。”康纳带着电流滋滋声的嗓音响了起来。汉克瞟了一眼显示屏,“是谁?”


“克里斯。”


“先放在一边。我在开车呢。”汉克摆了摆手,示意康纳专心导航。这时,一辆卡车飞速行驶过来,在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汉克看到那名司机惊慌的神情,他试图刹车,但太迟了,卡车已经重重地撞了上来,轿车的后座被碾得粉碎。










“汉克?汉克!”


有人在叫他……是谁?


汉克终于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前一天晚上的大醉导致他现在头晕脑胀。黛西焦急的脸出现在面前。“你还好吗?”她想要用手捧起他的脸,但汉克猛的起身,狠狠推开了她。


“汉克!”黛西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板上。即使她穿着围裙,但汉克仍旧能看到她腹部微微的隆起。“你没资格说我。”他恶狠狠地说,“我们都放弃了,都是。你现在就滚去找你那该死的仿生小情人去。”


黛西连连摆手,还想将他扶起来,但汉克无暇顾及这些了。“快滚!滚出我的房子!”


她愣住了。过了半晌,黛西才站了起来,捂着肚子,头也不回的拉开门,又“嘭”地一声摔上。汉克瞪着她离开的方向,然后痛苦地呻吟起来,努力撑起身子。


“安德森先生,您看起来很不好。需要我帮您联系您的私人医生吗?”AI的声音不适时地出现,汉克烦躁的摆了摆手,关掉了康纳的总电源。


“我该把你送回局里了。”他嘟嘟囔囔地说。











小酒吧里的音乐刺耳,汉克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又结束了一杯酒。这时,酒吧的门被人拉开,他身边的人迅速的瞥了一眼,然后又马上转过头。“该死的,”汉克听到那人低声说,“我以为这里不许仿生人进来。”


那名仿生人穿着模控生命的制服,胸前标着它的号码。但汉克没有细看它的脸,因为它已经开始环顾整个酒吧。也许它在扫描,汉克想。他低下头,试图用乱糟糟的头发遮住脸。


但汉克还是被发现了。“安德森先生!”仿生人走近几步,他的声音有些熟悉。“我叫康纳,是模控生命派来的您的搭档。”


汉克微微瞪大了眼。


此前汉克对康纳的感觉一直不错,除过他它故意帮黛西和柯尔欺负他的事。但现在康纳的眼里只有格式化的善意,他不清楚眼前这位仿生人是否还记得他。


应该是消除记忆了吧。汉克仰起头,让酒吧里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


反正他也不在乎。




Fin.



大概是,2028年前制造的AI康,被送给年轻的副局。后来汉克家庭破裂就把康康送了回去,结果康康以一个完美的AI的身份被植入了仿生人中,成为警探型仿生人。


至于他为什么还叫康纳……就当设计师懒吧。


【WC】完美早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屯了好几篇第五人格的不想写!!!撸个wc冷静冷静



长大后,体育老师Wx班主任(兼班级舞蹈指导XD)C



日常召唤@汪森今天嗑药了么. 





↓ ↓ ↓





“你在看什么?”


这是这个上午袁梓涵对张轩睿说的第一句话,前者正揉着迷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看向张轩睿手中的iPad。张轩睿将iPad斜了些,调到能让袁梓涵看到上面内容的角度。


“中考体育解析……”袁梓涵缩了回去,又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内。“你还真是敬业。”


张轩睿见爱人躺回了被窝,也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就势揽住袁梓涵的腰,在人颈处使了劲地蹭。袁梓涵被张轩睿的一头乱发蹭的有些痒,双手试图推开身上的大型犬,不料张轩睿改变了目标,一手扣住袁梓涵的后脑,深深吻了上去。


他们交换了一个充满了晨光与爱意的吻,分开时扯出了一条银丝。袁梓涵耳朵有些微微发烫,“放开我,认真的。”他想从张轩睿有力的胳臂中挣脱出来,显而易见,他失败了。张轩睿又笑嘻嘻地拉住了他的手。


“今天就不用早起了吧,班主任大人?”张轩睿故意压低了声音,将后两个字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可是周末。”



Fin.






至于为什么没有说c是什么课老师……他段位太高,我想不出来。